返回首页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上海  |  重庆 |  成都  | 武汉 |  厦门  |  广州  |  杭州  | 长沙  >   会计专区   >  记账专区
   
   
咨询热线
400-8898-012
   
   
财务顾问
您所在位置:首页 >财务顾问

  

已做出分配决定的股利如何扣缴个税?
来源:hjcr88.com | 作者:皇嘉财润 | 发布时间: 2016-06-20 | 325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根 据《个人所得税法》第一条和第七条的规定,在中国境内有住所,或者无住所而在境内居住满一年的个人,其从中国境内和境外取得的利息、股息、红利等个人所得 应交纳个人所得税。关于这部分所得的扣缴义务,第八条规定:所得人为纳税义务人,支付所得的单位或者个人为扣缴义务人。对扣缴义务如何履行,《个人所得税 法实施条例》第三十五条明确,扣缴义务人在向个人支付应税款项时,应当依照税法规定代扣税款,按时缴库,并专项记载备查。这条规定中所说的支付,其表现形 式可以为现金支付、汇拨支付、转账支付或者以有价证券、实物以及其他形式支付。根据上述规定,企业在向负有纳税义务的自然人股东分配股息、红利时,应代扣 代缴个人所得税。

三个处理案例

【案例1】 A公司2013年1月3日召开股东大会。股东大会研究决定,向六名自然人股东分配股利1 200万元,根据会议决定,该公司作如下会计处理(单位:万元,下同):

借:利润分配———未分配利润 1 200

贷:应付股利———各股东 1 200

2013年1月10日,根据股东要求,公司财务扣除了上述应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款后,将剩余款项分别打入六名股东的个人账户。同时作了如下会计处理:

借:应付股利———未分配利润 1 200

贷:银行存款 960

应交税费———应交个人所得税 240

2013年2月15日前,该公司将扣缴的股息、红利个人所得税款申报缴纳入库,并作了如下会计处理:

借:应交税费———应交个人所得税 240

贷:银行存款240

在上述案例中,股东以现金形式取得了股息、红利,A公司作为支付所得的单位履行了相应的扣缴 义务,是符合《个人所得税法》规定的。但是,在有些情况下,股息分配不会那么顺畅。比如,虽然股东大会已经作出了分配股息、红利的决定,但因公司资金紧 张,暂时无力支付;另一种情况是,虽然有支付能力,但为了避免支付股息、红利所要代扣的巨额个人所得税,故意拖延不支付,如下面的两个案例。

【案例2】 A公司2013年1月3日召开股东大会。股东大会研究决定,向六名自然人股东分配股利1 200万元,根据会议决定,该公司作如下会计处理:

借:利润分配———未分配利润 1 200

贷:应付股利———各股东 1 200

但A公司因资金紧张,上述应付款项一直未支付,也未代扣个人所得税。

【案例3】 A公司2013年1月3日召开股东大会。股东大会研究决定,向五名自然人股东分配股利1 200万元,根据会议决定,该公司作如下会计处理:

借:利润分配———未分配利润 1 200

贷:应付股利———各股东 1 200

因资金紧张,2013年1月10日,根据与股东协商的结果,双方同意暂时支付600万元,并以此为计税依据,扣除应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款,将剩余款项分别打入六名股东的个人账户。同时,该企业财务人员作了如下会计处理:

借:应付股利———未分配利润 600

贷:银行存款 480

应交税费———应交个人所得税 120

哪一种处理是正确的?

案例2、3与案例1不同之处在于,已经作出股息、红利分配决定并已经作了分配的会计处理,但未按分配决定的全额计算并扣缴个人所得税,那么这样的税务处理是否正确呢?关于该问题的处理有两种意见:

第一种意见认为:案例2和案例3的税务处理不正确。理由有两个:一是A公司股东大会已做出决 定并同时作了相应的会计处理,从权责发生制的角度来说,A公司应支付的股息、红利已经成为一种负债,股东已经有了所有权,因此,即使暂时没有实际支付,也 应全额计算并扣缴相应的个人所得税。另一个理由是,国家税务总局《关于利息、股息、红利所得征税问题的通知》(国税函[1997]656号,以下简称国税 函[1997]656号)明确规定:扣缴义务人将属于纳税义务人应得的利息、股息、红利收入,通过扣缴义务人的往来会计科目分配到个人名下,收入所有人有 权随时提取。在这种情况下,扣缴义务人将利息、股息、红利所得分配到个人名下时,即应认为所得的支付。按这一判定,扣缴义务人应按规定代扣代缴股息、红利 个人所得税。很多省一级地税机关也以暂行规定的形式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明确,如辽宁省地方税务局《关于辽宁省利息股息红利所得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暂行规定》 (辽地税个[1999]303号)第八条第三项规定:扣缴义务人将纳税义务人应得的利息、股息、红利所得分配到个人名下时,即为纳税人对利息、股息、红利 拥有所有权;未分配到个人名下,但将应得的利息、股息红利用于个人消费或投资,视同其个人收入实现。所以,上述三个案例,都应当在分配到个人名下时全额计 算扣缴相应的个人所得税款。

第二种意见认为:案列2和案例3的税务处理正确。理由是:根据《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》第三 十五条的规定,扣缴义务人在向个人支付应税款项时,才发生扣缴义务。这一规定表明,扣缴义务发生的时间点是实际支付,案例2未支付,因此不发生扣缴义务; 案例3支付了部分,因此仅就已支付的款项扣缴个人所得税,这是符合税法规定的。从个人所得税法的立法精神来看,个人所得的判定原则遵循的是“收付实现 制”,即实际收到款项时才有所得,实际支付时才有扣缴义务,虽然国税函[1997]656号文件或省级税务机关下发的文件有比较明确的规定,但这类规范性 文件的效力级次极低,并不能对抗《个人所得税法》及实施条例的规定,并且这类规定更多的是从方便征管的角度出发,是为了保证税款不被漏掉,而有意从时间和 范围上扩大了扣缴义务人的责任。

风险提示

上述两种意见截然相反,其矛盾的焦点在于:个人所得的判定,是“权责发生制”还是“收付实现 制”,如果按“权责发生制”,那么应付未付的股息、红利应判定为有所得,就应在作出分配个人名下的会计处理时履行代扣代缴义务。如果按“收付实现制”,那 么,应付未付的股息不能判定为“有所得”,自然就不发生代扣代缴义务。那么,面对这个没有定论、不同地区税务机关会有不同解读和执行标准的问题,实际工作 中应如何处理呢?笔者认为,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最好的办法还是在事前与当地地税务机关进行沟通,在了解当地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意见后再选择合适和分配和税务 处理的方式,以免带来不必要的税务风险。